我的高考

2000年的7月,我第一次住进了常熟城里的大酒店,这让住惯了乡下农村的我倍感新鲜,虽然后面有着一场可能会决定人continue reading